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媒体与学校» 正文

【广西工人报】农民工职业病防治意识有待提升

[发表时间] 2019-07-04           [浏览次数]

  □本报综合

  【前言】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2018年全国有农民工28836万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7266万人。由于就业困难、缺乏一技之长,农民工往往从事建筑业、采掘业、加工制造业等职业危害因素高的行业。今年全国第17个《职业病防治法》宣传周之际,通过采访调查发现,有不少农民工被问及是否了解职业病防护知识时,表示了解不多、不全面。那么,我们该如何进一步提升农民工职业病防治意识呢?本期《关爱农民工》将关注相关内容——



  A、农民工成职业病防治重点对象



  原卫生部2008年发布的《建筑行业职业病危害预防控制规范》显示,建筑行业职业病危害几乎涵盖所有类型的职业病危害因素,包括粉尘、噪声、放射性物质、有毒有害物质等危害,以及高处作业、密闭空间作业、高温作业、低温作业、高原(低气压)作业、水下(高压)作业等产生的危害。职业病防治工作关系到广大劳动者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农民工尤其应成为被保护的重点对象。



  此外,农民工的心理健康问题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农民工从相对封闭的农村进入到较开放的城市,加之自身文化程度比较低,适应能力不强,很难在短时间内融入城市生活。有调查显示,农民工的心理健康总体水平显著低于一般人群,各因子分、阳性项目数及总分都显著高于全国常模。


  不过,有采访发现农民工群体对职业病的了解以及防护意识存在差异。



  在北京市通州区副中心建设工地上,来自河北保定的木工岳尤民(化名)今年42岁,他表示自己接受过职业健康宣传教育,“以前挣钱不容易,辛苦一天只挣几十元,所以大家不舍得把钱花在看病上。现在生活水平和工资都提高了,很多工友越来越重视健康问题,意识也在逐渐提高。”



  而在附近工地工作的电工张大明(化名)却表示,自己对职业病相关情况不是很了解,很少有防护和安全措施,也没有人专门强调和监管。



  “目前,我身体没有什么大毛病,所以并不是很了解职业病。现在,这边的工地环境越来越好了,有空调,伙食也好,距离老家也近,就没想那么多。”刚从架子上小心翼翼地爬下来的覃灵(化名),今年45岁,以前一直在北京务工,今年在亲戚的介绍下来到柳州市一建设工地打工,当被问及是否了解职业病防护知识时,他表示了解不多。



  在南宁市某建筑工地工作的钢筋工蓝军(化名)是一名80后,他也表示对职业病相关情况有一些了解,但并不专业,他说平时工作觉得空气实在不好了,就戴一戴口罩。



  B、对企业加强管理需三落实



  国家卫健委2018年6月发布的《2017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国共报告各类职业病新病例26756例,新发职业病人数、累计职业病人数和因职业病死亡人数均居于世界高水平。



  近年来,相关市区疏解整治散乱污等企业,一大批制造行业搬迁,一些传统职业病危害企业在减少。以广西为例,广西约有工业企业18万家,其中煤炭、喷漆、化工、造纸、家具制造、印刷、汽车修理以及制药行业中可能存在职业病危害,包括粉尘、噪声、高温、有机溶剂、有毒有害气体等。



  令人欣慰的是,经过多年的建设,广西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善的职业病防治体系,全区已拥有职业卫生检查机构51家,职业病诊断机构12家。主动到职业病防治研究所诊断和治疗的病人比例也比以前有所提高,一些打工者通过身边的实例,也渐渐了解了职业病危害和防治知识,虽然这个代价有点大。



  不过,有调查发现我国生物因素、放射性因素等职业病危害因素依然存在。



  职业病防治的关键在企业。新修订的《职业病防治法》于2018年12月29日开始施行,为促进用人单位落实职业危害防治主体责任,破解职业病鉴定、医治、赔偿难等问题提供了法律依据。



  正如北京住总集团通州副中心项目部工地里,施工现场配备楼体防护罩、除尘器、地面硬化处理等安全防护措施,工地生活区设立农民工夜校、安全宣讲台、宣传栏警示标示等,工人进入施工现场前要接受安全、职业卫生、消防等教育。



   在广西落久水利枢纽主坝工程里,相关领导及负责人也成立组织机构,认真开展《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等法律法规的讲法学法活动,运用视频讲座、知识竞赛、讨论交流、网络答题等方式,组织职工认真学习,普及相关知识。开展宣传咨询。利用QQ群、微信群、宣传栏、横幅、展板等形式宣传职业病防治知识,播放警示教育片,组织专人到各施工作业面进行现场宣教,把编印的宣传手册下发到职工手中,同时,接受职工现场咨询,及时给予答复和帮助,消除了职工疑虑。



  此外,该项目领导班子还带队与一线职工一起开展安全环保隐患排查工作,同时加强安全环保事故应急演练。项目部购置了100套口罩和300枚耳塞下发到职工手中,积极组织职工开展职业病体检筛查工作,保证职工身心健康,让职工安心上岗。



  对此,北京住总集团行保部部长董鹏说,一般情况,大型企业会按照国家要求的标准配备安全防护措施,建筑材料努力向无毒无害化推进,比如使用卷材代替沥青防水等。但他同时坦言,建设标准化设施需要投入资金,成本至少高出两三倍。而一些不太规范的建筑承包商或者小型施工队,可能为了追求利润、降低成本而不使用环保材料,在防护措施上会有所节省,同时对职业健康缺乏重视以及相关宣传和培训。



  对于企业应承担的责任,董鹏表示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职业健康的组织体系,从领导到二级单位,包括基层的项目部,需设专人管理,主抓职业健康;二是资金的投入,包括防护设施、人员的培训教育、体检等方面的投入;三是健全培训和宣传机制,同时建立相应的监管制度,提升工人自我防护意识。”



  北京市卫健委职业健康处处长李玉祥认为,应加强企业自身管理,做到管理工作三落实:一是落实组织机构,企业要设立专门的职业卫生管理机构;二是落实人员,管理机构内要有专职或兼职的管理人员,负责职业病防治工作计划落实;三是落实管理制度,建立职业卫生责任体系,有效推动职业病防治工作的开展。李玉祥表示,“企业对法人代表和有关管理人员,以及职工的职业卫生相关培训是尤为重要的,其次要加强职业病危害告知,在醒目位置设置公告栏,同时要定期检测,定期体检,佩戴防护用品是最后一道防线。”



  C、提升工人自我防护意识遇难题



  除了企业应承担的责任以外,如何提高工人自身的防护意识也十分重要。而相关部门及企业开展的职业病防治宣传教育对工人意识的提升起到多大的效果还有待考量。



  一名水电管道施工安全管理员贾强(化名)说,公司每年4月都有职业健康宣传活动,各分公司派代表学习后再一级级向下传达到一线工人,这种方式有一定的效果,但是在向下传达的过程中,最终的效果可能会打了折扣。有些工人嫌麻烦或者不方便就不戴安全帽和防尘口罩的情况时有发生。


  对此,北京市卫健委职业健康处副调研员吴强表示:“很多企业配备的防护用品都很完备,但是从以往检查的情况来看,有些时候工人自己并不重视。”



  那么,为何提高工人的防护意识会面临困难?



  专职安全员张建华已从事职业安全健康宣讲工作有四五年了,他认为,农民工流动性强,尤其是在建筑行业,工作单位时有变动,由此带来人员管理难、职业健康监管复杂的问题。



  董鹏也表示,职业健康培训教育需要一定的时间跨度和持续性,工人的意识也需逐渐提升。由于农民工的流动性强,如何保证人员长期接受培训教育是很大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可能需要政府部门或者一些社会组织介入,比如让从业者使用手机软件接受职业健康教育和培训,通过每天学习或答题来不断提升自身意识。”董鹏又补充道,“不过每个企业对此重视程度不一样,当工人换到其他工地时可能缺乏相关宣传和培训,这就使其慢慢忽视职业健康。”



  此外,工人流动性强,导致职业健康检查及建立职业卫生档案面临困难。而且有些职业病发病具有滞后性,像尘肺病潜伏期有时可长达几十年。董鹏说,“我们的工程两年就结束了,所以体检的作用可能不太明显。另外,由于工程层层转包下去,工人与分包企业签订合同,因此体检职责由分包企业来负责更合理。”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副教授唱斗曾认为,农民工职业性尘肺病、职业中毒的诊断难度较大。职业接触史是诊断的基础,由于这些资料的提供、判定难度大,特别是农民工流动性强,提供相关资料比较困难。如果是跨地区收集相关材料,则需要的时间更长、难度更大。已出现健康损害,但因缺乏必要的诊断资料,而不能被诊断为职业性尘肺病、职业中毒的农民工医疗和生活保障条件差。由于部分农民工与用人单位已不存在或无法确认劳动关系,无法诊断为职业病,最终使农民工无法享受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和救助。



  另外,很多工人不敢进行体检,害怕因为暴露健康问题而无法找到工作,甚至怕在岗期间得病被辞退,因而可能会向用人单位隐瞒实际情况。



  D、维护劳动者健康权益需建立长效机制



  在去年发布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职业安全健康监管职责由原来的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转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职业健康司承担,此次机构改革利于实现职业卫生监管事权统一,可见国家对职业病防治给予高度重视。



  据北京市卫健委职业健康处消息,农民工职业健康面临的问题主要包括:劳动用工制度不健全,农民工缺乏有效劳动合同的保护;执法不到位及监管不力;企业职业病防治主体责任意识淡漠;职业病防治技术能力有待进一步加强;农民工对相关职防法律了解不够,不了解自身职业健康监护权益等。



  李玉祥表示,2019年将继续压实属地政府和企业两个责任制,对建设项目实现闭环管理,开展职业病危害专项治理工作,继续加强对小微企业的职业卫生管理指导和帮扶工作,进一步整合各级职业病防治院所、疾控中心和医疗卫生机构的资源和力量,明确各级机构的职责、功能和建设目标,同时强化宣传和培训工作,营造全社会关注职业卫生的氛围等。



  在北京市职业病防治和有限空间作业安全风险防控联合会副秘书长胡兰看来,职业病防治涉及很多部门,且需要对企业不同层级的部门做好宣传,通过多种形式加强培训,“无论什么情况,劳动者培训必须抓好,这是安全和健康的前提。”



  董鹏则表示,如果每个项目都体检,也会导致成本和时间的浪费。“政府部门有必要建立一个农民工职业健康数据库。如果企业有了可供查询的平台,就会清楚地知道该员工的体检情况、培训记录、从业年限等。这也会倒逼分包企业重视职业健康,建立职业健康信用等级。施工总承包单位也可以像查询安全记录一样查询分包企业的职业健康记录。”



  此外,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副教授唱斗还建议,继续努力把越来越多的农民工组织到工会中来,依法对职业病防治工作进行监督。通过政府与工会联席会议、协调劳动关系三方机制、集体协商、职代会等途径,反映农民工职业病防治诉求,推动解决职业病防治突出问题。加强平等协商和签订劳动安全卫生专项集体合同工作,督促用人单位保障农民工职业卫生保护权利,对用人单位职业病防治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在农民工相对聚集的行业企业,深入开展群众性职业危害隐患排查活动。

 

  (来源:广西工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