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媒体与学校» 正文

【图书馆报】聚焦共享 深入交流 协同发展:全国工会院校文献资源保障体系建设暨图书馆协作共享学术研讨会举行

[发表时间] 2019-11-15           [浏览次数]

  □本报记者 才佳玉

 

  11月9日至10日,由中国图书馆学会工会图书馆分会主办、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图书馆承办的全国工会院校文献资源保障体系建设暨图书馆协作共享学术研讨会在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召开。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党委书记刘向兵,中国工人出版社副总编吕静,中国图书馆学会副理事长、北京大学教授李广建参加本次会议并致辞。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教育部高等学校图书馆学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王余光,中国人民大学信息资源管理学院特聘教授索传军分别围绕“经典阅览室的建设”“数据互联时代图书馆服务走向的思考”的主题作了精彩报告。会议还审议通过了保障体系工作委员会委员名单、秘书处负责人名单及章程。第二届全国工会院校文献资源保障体系建设会议将在山东管理学院图书馆召开。

  

  加强馆际合作,实现资源共享

 

  刘向兵在致辞中指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是全国众多行业特色院校中的一员。行业特色院校之间要加强战略合作,充分发挥其在各领域内多兵种协同作战的创新优势。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曾与中共中央党校、中国人民大学,并称为党的三大干部培训学校,为党和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干部。本次会议的召开是工会院校领域开展合作,提升图书馆工作规范化和专业化水平的良好机会。

  

  吕静在简要介绍了中国图书馆学会工会分会、中国工人出版社所做的一些工作后指出,工会院校图书馆只有共建共享,才能激发更多的创新活力,才能把工会文化事业做得更大,实现多方共赢。

  

  李广建强调,工会系统院校集聚行业特色文献资源保障体系,是工会图书馆信息资源共享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其中的一个核心。行业高校图书馆文献资源体系区别于其他类型图书馆文献资源体系的一个重要特征和优势,就在于行业本身的优势。本次会议的召开,一定能够及时把工会院校图书馆事业发展的特色充分发挥出来,促进成员馆之间的合作,促进各馆资源的共建共享。

  

  “只有加强彼此间的交流与合作,才能促进工会院校图书馆的协同发展”,山东管理学院图书馆馆长葛学辉也表达了对工会院校图书馆协同发展的殷切愿望。他在以《工会院校图书馆协作共荣》为题的报告中指出,长期以来,各地工会院校图书馆以及资料室一直处于各自为政、各行其事的条块分割的情况。随着读者对信息需求的多样化、复杂化,只有加强合作才能解决各图书馆信息缺乏的问题。走联合发展、资源共享的质管道路,是包括工会院校图书馆在内的所有高校图书馆的发展方向。

  

  据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图书馆馆长吕明涛介绍,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图书馆新时代的服务模式是服务立馆、特色强馆、文化兴馆,他在以《新时代工会院校图书馆发展的契机及路径》为题的发言中,着重分析了工会院校图书馆发展的路径:一是加强智慧图书馆建设,增强数据处理能力;二是增强服务学科、智库建设的能力;三是加强特色文献建设。他认为,全国工会院校文献资源保障体系建设有其必要性:一是实现馆际间的资源共建共享,打破信息孤岛状态;二是顺应《全国工会网上工作纲要(2017~2020年)》中关于“互联网+工会”的安排部署;三是高校“双一流”建设的需要;四是为开展智库建设提供数据基础。未来,全国工会院校文献资源保障体系的建设思路为:建设区域联合书目查询系统、工会特色数字资源整合平台、全国工会数字化知识中心、网上工运历史博物馆等。

 

  把握服务走向,重视阅读推广

 

  王余光、索传军分别以《经典阅览室的建设》《数据互联时代图书馆服务走向的思考》为题,并结合自己的教学和实践经验,进行了观点分享。

  

  王余光指出,公共图书馆的阅读推广需要重视两个方面:一是经典阅读,二是儿童阅读。而高校图书馆的经典阅读也非常重要。此前,他曾呼吁图书馆应该建立经典阅览室,来指导学生阅读经典。这个呼吁首先得到了深圳图书馆的响应,深圳图书馆于2013年建立了经典阅览室——南书房。南书房内有两面墙和两面玻璃,图书馆在两面墙侧做了高大的书架,上面摆放着遴选出来的中外经典,这些经典对读者阅读具有很大的指导意义。为了协助每个家庭读者对中外经典的深入阅读,南书房在每年4·23世界读书日推出《南书房家庭经典阅读书目》。这份书目每年发布30种,旨在向广大读者推荐适合当今中国家庭阅读与收藏的经典著作,预计10年可达到一般家庭经典书架的基本容量。此外,南书房还免费向读者提供了一份刊物《行走南书房》,内容大多是一些经典读物的介绍性文章,以期对读者提供帮助。

  

  索传军介绍,我们当前正处于信息时代,图书馆不仅仅是,甚至主要不是一栋建筑、一批藏书或者一组文献资料,而是一种基于知识、利用知识的服务机制,那栋建筑或那批藏书只是我们用于服务的众多场景、资源和工具之一。图书馆作为一种服务机制,应该在现在和未来的技术支持下努力嵌入到、融汇于用户的工作流程中,成为知识发现、组织、传播和保存的专家和专业机构。知识管理的本质是知识的重用与共享。图书馆发展的大趋势是万物互联、数据互联、知识互联,最终实现社会智能。这本质上就是要让万物具有像人类一样的智慧,将人类从繁重复杂的事务中解脱出来。其实,我们目前对知识利用的效率还很低,图书馆知识管理的目标就是要实现知识资源的高度重用和共享。

  

以共建共享推动“图书馆再造”

 

  在图书馆领域,有一批勇于探索的先行者,他们在创新发展的道路上不断前行。他们的实践经验,为同行提供了很大的指导。

  

  中国图书馆学会副秘书长、首都图书馆副馆长邓菊英以《共建 共知 共享:京津冀图书馆联盟及北京市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介绍》为题,简要介绍了京津冀图书馆联盟及北京市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的情况。她指出,京津冀图书馆联盟的总体目标是促进区域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一体化发展;具体任务是搭建资源共建共享平台、专业人才培训平台、惠民服务平台、联合参考咨询平台、公共文化示范区建设交流平台和冬奥会主题平台,完成联合开展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研究和三地少年儿童阅读推广工作交流、未成年人图书馆工作研究与交流的任务。目前,北京市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拥有中心图书馆1个,区县分馆19个,少年儿童图书馆4个,街道乡镇图书馆180个,城市街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174个。截至2018年年底,中心图书馆数据库书目数据514万余条,数字化资源800TB,持证读者约150万人,年文献借阅量900万册次。

  

  “中国大学图书馆共建共享联盟包含中国高等教育文献保障系统(CALIS)、大学数字图书馆国际合作计划(CADAL)、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文献中心(CASHL)和高校图书馆数字资源采购联盟(DRAA),它是按照资源共享、优势互补、互惠互利、自愿参加的原则,由国家投资建设、教育部领导、全国性的大学图书馆共建共享的组织”。北京大学图书馆副馆长、CALIS及CASHL副主任姚晓霞指出。同时,在题为《高校图书馆资源共享体系建设现状》的报告中,她进一步介绍联盟取得的一些成果:建成了覆盖全国的“共建共享”机制、完整的资源建设与资源整合体系、数字化的协同服务网络、多层级的云服务平台、统一的技术和业务规范体系,对中国的科研起到了基础支撑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党委书记、副馆长,BALIS馆际互借中心主任刘春鸿在她的题为《北京地区高校图书馆文献保障体系建设的思考》的报告中,介绍了BALIS管理中心的情况。2007年北京高校图工委组织建设BALIS管理中心,下设馆际互借中心、原文传递中心、资源协调中心、培训中心和联合信息咨询中心。通过BALIS项目,大大提高了北京地区高校教学科研的文献保障率,有效加强了区域内文献资源的配置和调控,增强了北京地区高校图书馆的凝聚力;强化了专业人才培训机制;为高校图书馆社会化服务开启了窗口。此外,BALIS项目也存在以下问题:一是专职人员不足,缺少长期规划;二是项目中平台之间缺少整合,整体化推进需要加强;三是没有专设、集中的数据中心;四是实施运作模式不完善,亟待加强;五是经费需求增大,需要市教委持续加大支持力度。

  

  “截至2019年10月,首都医科大学文献资源共建共享保障体系共有21家附属医院、8家教学医院、1家临床医学院参与到文献保障体系中,可共享的中、外文数据库共计40余个,电子资源每年的续订金额超过830万元”。首都医科大学图书馆馆长黄芳以《合作发展,共创未来——首医文献保障体系的建设与思考》为题介绍了首医文献保障体系的情况。文献保障体系的工作内容为协调文献资源建设、数字资源共建共享、纸本图书借还服务、原文传递馆际互借、查收查引查新查重、参考咨询、信息素质教育和读者培训。十余年来,文献保障体系在各医院的学科建设和临床研究当中发挥了强有力的文献服务、支撑、保障作用,但也存在售后服务不足、宣传推广工作有待加强、缺乏有效的制约机制的问题。

  

  上海财经大学图书馆常务副馆长、中国财经教育资源共享联盟秘书长陈骁在题为《从理念到实践:中国财经教育资源共享联盟建设经验分享》的报告中指出,面对全球化、信息化、多元化的读者需求,重新定位图书馆在大学校园内的角色与使命,并通过重新设计组织架构、重新设计业务流程、创建服务品牌、构建信息共享空间等改革举措,积极谋求校园对图书馆核心价值的重新确认,我们把这一系列的思考与实践概括为“图书馆再造”。其基本策略是:首先改变的是基础,其次是扩大影响范围,同时影响原有的发展方向或者引起结构的巨大变动,最终颠覆原有的机制。改变基础的前提是:关注读者的研习行为,嵌入教学与研究过程。扩大影响的关键是:所有的努力都需要在大学人才培养过程中体现图书馆独有的价值。

  

 

  (来源:《图书馆报》2019年11月15日第4版)